酒是个好东西,世人言:“醉时是醒时语”
     

    酒是个好东西,世人言:醉时是醒时语,此最名言。

    阳春三月,月下小酌,看清光扫庭院,无尘处,月色如银。酒斟时,须满十分。平日里,杖头常挂百文钱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80410093612.jpg

    宇宙间乐无过的那酒,酒中那趣眞罕的那有,果然啸傲轻王矦。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。叹隙中驹,不过石中火、梦中身。

    虽抱文章,开口亲人无觅。且陶陶,乐山乐水尽天真,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。且就了这畅快怡然。

    昔《神奇秘谱》有载:“臞仙曰,是曲者,阮籍所作也。籍叹道之不行,与时不合,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,托兴于酗酒,以乐终身之志。其趣也若是,岂真嗜酒耶,有道存焉。

     

    微信图片_20180410093809.jpg

    妙在於其中,故不为俗子道,达者得之。”以是琴歌《酒狂》以狂狷名世,袖手是宣昭,怎叹那停杯,怎叹那弄盏,醉舞琳琅,风流春意满。倾盌覆觞,千日方醒,仰天长啸与当时。

    至于巴蜀,酒志直属者寥寥,然其历史之丰厚,又非他郡可比。《华阳国志· 蜀志》以酒曰醴,然善酿者又首推巴人。《太平御览》引《郡国志》曰:“南山峡峡西八十里有巴乡村,善酿酒,故俗称巴乡村酒也。”

    《水经注·江水》亦有载:“江水又东为落牛滩,……江之左岸有巴乡村。村人善酿,故俗称巴乡清,郡出名酒。

     

    微信图片_20180410094002.jpg

    今有子谋一文《金盆地酒赋》,其言浩浩如风,美而善。“江山代有名酿出,当今豪迈金盆地。”一句更是豪气干云万里。新奇的激动在杯中层叠晕开。掠过白酒特有的醇厚朴实,是江山时代的车轮更迭滚滚。

    从清代姚林烧坊一路走来,金盆地酒用一支名叫“魂”的生花妙笔蘸了改革开放的重彩浓墨,铺了花笺草扫乐以忘忧,将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的璀璨华章写就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80410094517.jpg

    有如穿越了千年魅力依然不减的黑檀木簪,将时间细细地划开,蔓延开来的琼浆把崇州醉了,飘飘而舞,恍疑羽化,舔酒百回尚不辞频。回首,恰应了陈王戏语:嘉仪氏之造思,亮兹美之独珍。

    拂去了老城百年岁月风尘,三杯一斗,描画了巴山蜀水神丽淸闲。

     

    微信图片_20180410094744.jpg

   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首页】 【回到顶部】

在线客服
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博评网